2017年06月06日
农业与可持续发展春季刊
本期季刊分享原创文章:《NGO应谨慎介入农业产业项目——以四川灾后重建中的民乐村为例》、《发展:NGO的事功与天命》,以及专栏“不明觉厉”
下载按钮

QQ截图20160706175528.png


本期季刊分为如下三个部分:


  • NGO应谨慎介入农业产业项目——以四川灾后重建中的民乐村为例


2008年汶川地震后,灾区农户需要筹措较大一笔资金进行住宅重建,家庭生计的可持续性由此面临较大的挑战。从2008年到2011年,四川省绵竹市民乐村在进行进农房重建工作时,以外来扶贫捐赠资金为依托组建股份制合作社,在基金会的支持下,开展了产业扶贫项目的试点工作。项目力图突破制约农村发展的人力、资金、生产与组织形式等方面的瓶颈,让项目所在村庄自行管理外来援助资金、组建经营管理团队,在实践的过程中找到合适的生产、组织和管理形式,并在市场竞争中寻求生存下来的途径。


  • 发展:NGO的事功与天命


1958年,民勤人开始修建红崖山水库,这是亚洲第一大沙漠水库,距离青土湖约100公里,其建设初衷是减少蒸发和渗漏,保护水资源。在北京,毛泽东开始进行全国动员,“大跃进运动”开始进入历史视野,农村人民公社陆续成立。同年,赵双喜的父母背着大女儿,开始了长达半年的迁徙之旅。他们从甘肃的民勤县徒步到数百公里之外的阿拉善豪斯布尔都,接近阿拉善地区的时候,风雪肆虐,他们被一户好心的牧民收留,滞留了近三个月的时间。当时,中国实行的户口制度并不严格,阿拉善地区地广人稀,能吸纳大量的劳动力。虽然民勤县出动了一部分民兵来拦截流失人口,但人对于生存的渴求显然不是任何威权可以阻挡的。


  • 不明觉厉


洋人们在做什么,我们很关注,偶尔,就不明觉厉了。